马贩子顶部通栏广告

《马诗二十三首》唐/李贺

广告位

《马诗二十三首》是唐代诗人李贺的组诗作品。这组诗名为咏马,实际上是借物抒怀,抒发诗人怀才不遇的感叹和愤慨,以及建功立业的抱负和愿望。这是一组颇有特色的咏物诗,具有寓意精警、寄托遥深、构思奇巧、用典灵活等艺术特色。

马诗二十三首

其一
龙脊贴连钱,银蹄白踏烟。
无人织锦韂,谁为铸金鞭。
其二
腊月草根甜,天街雪似盐。
未知口硬软,先拟蒺藜衔。
其三
忽忆周天子,驱车上玉山。
鸣驺辞凤苑,赤骥最承恩。
其四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
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其五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其六
饥卧骨查牙,粗毛刺破花。
鬣焦珠色落,发断锯长麻。
其七
西母酒将阑,东王饭已干。
君王若燕去,谁为曳车辕?
其八
赤兔无人用,当须吕布骑。
吾闻果下马,羁策任蛮儿。
其九
飂叔去匆匆,如今不豢龙。
夜来霜压栈,骏骨折西风。
其十
催榜渡乌江,神骓泣向风。
君王今解剑,何处逐英雄?
其十一
内马赐宫人,银鞯刺麒麟。
午时盐坂上,蹭蹬溘风尘。
其十二
批竹初攒耳,桃花未上身。
他时须搅阵,牵去借将军。
其十三
宝玦谁家子,长闻侠骨香。
堆金买骏骨,将送楚襄王。
其十四
香幞赭罗新,盘龙蹙蹬鳞。
回看南陌上,谁道不逢春?
其十五
不从桓公猎,何能伏虎威?
一朝沟陇出,看取拂云飞。
其十六
唐剑斩隋公,拳毛属太宗。
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颴风。
其十七
白铁锉青禾,砧间落细莎。
世人怜小颈,金埒畏长牙。
其十八
伯乐向前看,旋毛在腹间。
只今掊白草,何日蓦青山?
其十九
萧寺驮经马,元从竺国来。
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台。
其二十
重围如燕尾,宝剑似鱼肠。
欲求千里脚,先采眼中光。
其二十一
暂系腾黄马,仙人上彩楼。
须鞭玉勒吏,何事谪高州?
其二十二
汉血到王家,随鸾撼玉珂。
少君骑海上,人见是青骡。
其二十三
武帝爱神仙,烧金得紫烟。
厩中皆肉马,不解上青天。 

白话译文

其一
龙马脊毛图案像连接着的铜钱,银蹄飞驰一片白色宛如踏云烟。
可是没有人为它编织锦绣障泥,又有谁肯为它铸造饰金的马鞭?
其二
寒冬腊月里,草根也发甜,京城道路上,白雪撒如盐。
不知自己嘴,是硬还是软,就是碰蒺藜,也要去吞衔。
其三
忽然想起,周穆王何等威风,驾驶着车骑,驰进群玉山中。
骑卒吆喝开道,辞别了京城,八骏里面那赤骥马最受恩宠!
其四
这匹马可不是人家的凡马,它原是天上那房星的精灵。
到跟前敲敲它瘦劲的骨骼,还会发出带着铮铮的铜声。
其五
平沙覆盖着大漠宛如白雪茫茫,如弯钩的月亮高挂在燕然山上。
骏马何时才能套上镶金的笼头,冲锋陷阵飞驰在那深秋的战场!
其六
饥饿的马儿躺卧着,瘦骨嶙峋,粗硬的毛,刺破那斑驳的花纹。
鬣毛枯焦,朱红色的光泽已消退,额发被粗长的麻绳磨断,让人寒心!
其七
宴会上,西王母饮酒已将残;东王公的饭,也已经快吃完。
君王啊,如果您去瑶池赴宴,还有谁来为您驾辕飞奔向前?
其八
骏马赤兔,没有人来乘用,只有猛将吕布,才能把它跨骑。
我听说,那矮小的果下马,才肯俯首听命,任凭蛮儿驾驭。
其九
养龙能手飂叔匆匆逝去永不返,如今再无人培养重用英贤。
寒夜里霜雪把马棚压坍,西风中骏马的脊骨已被折断。
其十
亭长载者骏马,急忙划桨横渡乌江,神马乌骓在悲泣,向着寒风。
君王今天已经解剑自刎身死,我到哪里再去寻找盖世英雄!
其十一
宫马赏给宫女,养在宫禁中,镶银的鞍垫,绣上漂亮的麒麟。
中午在虞坂上拉盐车的骏马,却在风尘里遭受着艰难饥困。
其十二
额上刚刚挺聚出削竹般的双耳,身上还没露出鲜明的桃花斑纹。
但有朝一日需要冲锋陷阵,把它牵去,定能帮助将军建立功勋。
其十三
身佩玉玦的是谁家的好儿郎?久闻他豪侠的美名远扬四方。
他花费重金买了骏马的尸骨,却要送给并不爱马的楚襄王。
其十四
马鞍上覆盖的赭红罗帕,喷香崭新,马镫上绣绘的盘龙,鳞甲生动逼真。
这匹受宠马儿在村南小路上昂首回顾,看看我,谁能说时机不好难以逢春?
其十五
若不是随从齐桓公出猎,怎能显示驳马的伏虎之威?
一旦跃出那荒僻的山沟坎陇,定能看到它掠云腾飞。
其十六
李唐将领挥剑斩了隋朝的大公,骏马拳马騧归属英主唐太宗。
不要嫌自己披挂的铠甲沉重,飞驰时可以追捕那迅疾的旋风。
其十七
晶亮的铡刀细切青嫩的禾苗,垫砧间落下喂养爱马的碎草。
世人怜爱那颈细悦目的驯服小马,富人跑马场上惧怕骏马牙长性暴。
其十八
伯乐走到这匹马跟前一看,正是匹骏马,旋毛生在腹肚间。
而今却扣减它的草料,何年何月它才能飞越青山!
其十九
佛寺里那匹驮经的骏马,原来是从天竺佛国归来。
它只知以清净慈悲为怀,哪晓得奔走在章台官街。
其二十
勇士双重腰带似燕尾,风度翩翩威武雄壮,腰间佩着鱼肠名剑。
想要寻求千里马帮助建立功业,先要把马眼中的光彩识辨识辨。
其二十一
腾黄骏马闲置,只能暂时拴系,因为仙人登上彩楼,还有乘骑之时。
驾驭骐骥的马吏,本应备鞭候侍,究竟为何,却把他贬遣到边远之地?
其二十二
汗血马从西域来到帝王的官苑,随着銮舆摇动玉珂,谁不称羡?
如果是被方士乘骑,走在海边,人们以为是匹青骡,谁投青眼?
其二十三
汉武帝祈求长生,迷恋神仙,让方士烧金炼丹,只得到一缕轻烟。
御马棚里饲养的全是痴肥的凡马,这种马啊,又怎能懂得驰上蓝天?

作者: 宝力格

以梦为马,以汗为泉,不忘初心,不负韶华。

为您推荐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81004991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uabaoe@fox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